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食品 > 正文

郎酒祭出上市时间表 郎牌商标归属权或成IPO最大变数

2018-07-12 11:05:26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夏芳

近日,有关郎酒上市的消息成为白酒行业的一大热点被关注。

 

事实上,作为川酒六朵金花,目前,仅有郎酒、剑南春尚未完成IPO,由于剑南春改制带来的后遗症问题,让剑南春一直陷入困境,剑南春单独上市存在一定的难度,而外界也传五粮液欲并购六朵金花中的某家酒企,大家都将目光锁定在剑南春上。如今,郎酒祭出上市时间表,对于一家酒企来说,通过资本市场来实现品牌价值的提高,以及提升资本运作能力,也是一种捷径。

 

不过,在郎酒祭出上市时间表后,市场上反而质疑声不断,这对于郎酒来说,上市路上又有哪些绊脚石呢?

 

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行业人士,针对郎酒目前的状况及未来发展进行了深刻分析。

 

郎酒上市祭出时间表

 

6月25日,泸州市在《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年-2020年)》中提出郎酒上市计划。

 

在业内人士看来,郎酒IPO首先要完成两个动作,一个是股改,一个则是商标归属权。

 

值得一提的是的,郎酒的股改工作已经完成。根据资料显示,郎酒已经引入ApsifPteLtd、CrystalGlitterLimited、博裕三期(上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3家资本入股,持股比例分别为1.9%、11.24%、2.86%,合计获得郎酒16%的股权。

 

据了解,郎酒此次引入的外来投资者来头不小,其中,博裕资本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在大中华地区从事私募股权投资业务的投资机构,目前博裕资本管理着总募集规模近百亿美元的美元基金。美国证监会资料显示,前德太投资董事总经理马雪征、平安集团前总经理张子欣等人合组成立了博裕资本。

 

伴随着上述3家战略投资者的入局,郎酒上市也再次提上日程。如今,郎酒提出3年行动计划,并祭出上市时间表。在业内人士看来,郎酒股改完成只是上市路上的第一步,商标问题不解决,郎酒上市依旧前路渺茫。

 

商标权不在郎酒手中?

 

彼时,泸州市政府对郎酒进行改制时,并未将商标一并给予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郎酒集团与郎酒的商标并未有机统一。据消息称,目前郎牌商标仍由泸州市古蔺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虽然后来,汪俊林在2010年控股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但是国有股转让必须挂牌交易,因此,对于当前郎酒商标归属问题,还是一个待解的谜。

 

按照当初的对赌协议,汪俊林只有把郎酒市场营收达到120亿元时,郎牌商标权就归属于郎酒,而在2010年-2012年期间,红花郎的快速扩张让郎酒一下攀至百亿元,也让郎酒在2013年和2014年为了去库存而忙碌。

 

行意互动创始人晋育锋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按照当时约定,郎酒做到120亿元,才能100%持有郎牌商标。汪俊林此时出来表示企业要IPO,那么意味着他对公司业绩达标有了时间表。“在郎酒首次规模超过100亿元时,也是红花郎突飞猛进之时,现在看来,不排除汪俊林为了上市而大量得向市场投放红花郎,同时也是为了拿回商标权。”

 

如今,郎酒再次将上市提上日程,在晋育锋看来,郎酒有义务将商标权的归属问题向公众做一个解释。

 

然而,截至记者截稿,郎酒公司尚未对郎酒商标归属权等问题进行回复。

 

业绩增长存变数?

 

值得一提的是,郎酒之前的上市梦伴随着白酒行业的调整而搁浅,公司营收也是瞬间崩塌,按照业内估计,郎酒目前的市场规模仅为80亿元-90亿元。

 

如今,郎酒祭出IPO时间表,业绩增长是前提条件,达不到要求意味着商标归属问题难以解决,而商标权则是一家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没有商标权的郎酒上市的概率不大。

 

“王俊林作为掌门人是一个战略家,当年押注红花郎,公司业绩突飞猛进。后来失联两年零八个月,虽然公司饱受磨难,但是公司内部守住了基本盘。”晋育锋表示,汪俊林回归后,其拿出50亿元,其中将30亿元用于高端酒青花郎的品牌塑造,另外,拿出20亿元来做新的酱酒基地。这件事发生在2015年,在白酒行业形势不是很明朗的情况下走出的决定。这些都展现了汪俊林的前瞻性的战略眼光和果断的决策。

 

不过,在晋育锋看来,2017年郎酒完成产品机构优化,将原来红花郎的资源向青花郎倾斜,向高端靠拢。但由于青花郎的底蕴较为薄弱,高端青花郎不管在公众认知、厂商合作还是市场基础方面,有很多不足,但方向是对的。“郎特和小郎酒如果不能支撑100亿元的话,青花郎这两年是否能支撑起20亿元-30亿元的规模,尚待观察。”


(责编:邱庭)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至QQ分享至微信分享至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