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责任消费 > 正文

血汗“优衣库”

2018-04-10 09:10:46    来源:消费者报道    作者:佚名

又是一年春节将来,每年这个时候大批农民工返乡都会引来媒体关注,而农民工的生存状态常常会被提起。

 

事实上,“血汗工厂”这个原本形容资本主义剥削工人的词汇并未远离我们。就在2015年1月15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香港“SACOM”、日本“Human Rights Now”等几个非政府组织(NGO)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生产日本休闲服饰品牌“优衣库”产品的两家中国工厂存在工人经常长时间劳动及劳动环境恶劣等问题。

 


作为消费者,有必要思考如何关注和通过购买行为影响这些血汗工厂的持续存在。

 

维护工人人权

 

SACOM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成立于2005年6月,是香港一个以保护劳工权益为主的民间团体,其成员主要由香港大专院校的师生组成,目的是监察企业不当行为。

 

成立近10年来,SACOM把迪斯尼、佐丹奴等国际知名企业纳入监督对象,通过实地调查、暗访,了解这些知名企业位于中国珠三角的代工厂劳工生产、生活情况,并把调查结果形成文字报告,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对于Uniqlo优衣库被曝“血汗工厂”一事,SACOM负责人对媒体强调:“迅销(Uniqlo品牌持有者)是国际性企业,对承包工厂的劳动环境也负有责任。”

 

这份长达33页的报告列出了优衣库的四宗罪。一是工作时间长、基本工资低。据Uniqlo优衣库中国供应商Luen Thai的一名熨烫员工称,每天工作13-14个小时,熨烫600-700件T恤,而计件价格每件只有0.29元。为了维持生计,Uniqlo优衣库中国供应商的工人必须加班,每个月加班时间达到134个小时,严重超过法定最高加班时间36个小时,另外加班工资150%的计算方法也低于法定200%。二是高风险和不安全的工作环境。工作车间有高温、漏电等危害工人生命和身体健康的风险,同时车间亦充满棉尘,地面污水横流,颜料桶乱放。三是管理风格、惩罚严厉。四是没有工会和工人代表组织。


SACOM调查的两间Uniqlo优衣库中国供应商分别为广州市番禺区的Pacific Textiles Ltd.太平洋纺织有限公司的工厂——互太(番禺)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和Luen Thai Holdings Ltd.香港联泰控股有限公司位于东莞的工厂。

 

优衣库此前在集团的供应链报告中亦曾承认,中国供应链出现的问题在这两年开始增多,包括帮助未成年人伪造年龄以及篡改工人加班记录。

 

对于调查报告,运营“优衣库”的迅销公司当天承认“其中有几点是事实”,公布了缩短劳动时间等整改计划,并表示将强烈要求经营工厂的公司进行调整。而迅销集团会长兼社长柳井正也于1月20日表示,“将在尊重所有外包工厂工人的人权方面,以及维护良好工作环境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

 

迅销要求其中一家工厂确保准确记录并报告所有劳动时间,并立即委托政府部门实施生产车间空气质量的测定和检查,确保生产车间干净整洁。对于另一家工厂,迅销承诺增加工人假期,减少工时,并检查车间工作环境。对于两家工厂,迅销都希望监督工厂管理,调查并取消对雇员的任何罚款或处罚。

 

优衣库以其价格低廉、漂亮时尚的基础款服装著称。这一服装连锁企业正执行积极的扩张计划,以挑战像Zara、H&M和Gap等国际品牌。

 

包括Uniqlo优衣库在内的快时尚品牌们一直都被指控使用血汗工厂模式,由于服装产业工人在东南亚国家供应链工厂遭遇的危险工作环境以及不断的重大死亡灾难都让快时尚品牌们陷入不道德的指控,特别是孟加拉国2012年的工厂倒塌吞噬超过1200名工人的灾难事件。

 

少买“血汗工厂”产品

 

血汗工厂,指一间工厂的工业环境恶劣,工人在危险和困苦的环境工作,包括与有害物质、高热、低温、辐射为伍,而且工作时间长,工资很低。

 

这一词最早是用于形容1850-1900年从乡下地区涌向伦敦、纽约等大城市的破产农民工,在极端恶劣的工厂下工作的情况。然而,随着国际知名品牌把工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现代的“血汗工厂”模式更值得深思。

 

例如2010年,全球知名运动品牌耐克的工厂就遍布全球46个国家,其中,签约工厂多达600多家,工人人数超过80万。在该年的社会责任报告中,耐克承认工资和工作环境仍然存在问题。

 

这种生产模式在诞生之时即受到各方批判。1900年,澳大利亚就成立了反对“血汗工厂”的组织。此后,世界各地纷纷成立类似反对“血汗工厂”的人权组织或者非政府组织,而政府也开始立法保障工人安全。另一方面,迫于社会舆论压力,不少企业也把改善员工工作环境,保障员工福利作为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

 

其中做得比较成功的就是耐克。耐克CEO菲力·奈特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耐克的产品变成了低廉工资、超时工作和虐待的同义词。”原因是90年代时候,他们企业忽视了“血汗工厂”的问题。继1994年《纽约时报》揭露耐克印尼工厂违反当地最低工资规定后,1996年《生活》杂志又揭露了耐克在巴基斯坦的工厂雇佣童工的情况。

 

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他们无法以签约工厂“不受他们控制”为由解脱。作为市场占有率较大的企业,耐克联合了其他几家工厂开始履行他们对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责任。《福布斯》曾发文表示,这个案例说明企业已经学会用更广阔的眼光来看待供应链的问题,来实践企业社会责任。

 

在中国,包括苹果代工厂富士康、古驰等接连被曝出工作超时等问题,已引起社会关注。

 

美国圣地亚哥大学哲学系的副教授马特·佐林斯基曾发文提到,“血汗工厂”这个有沉重历史和道德感的词汇令人畏惧,而最令人畏惧的莫过于这个词汇暗示了这个包袱平均地分摊到每个消费者肩上。由于有这样的机制存在,仅仅是给家里小孩买一双跑步鞋,也会导致剥削和压迫。“所以理论上我们都是罪人。”

 

全球劳工及人权研究所就表示,富有的企业有权力让工人在恶劣的环境中工作,而消费者则有最终决定他们的商品是否该留在市场的权力。减少“血汗”工厂的责任在于大家。该机构呼吁大家尽量减少购买“血汗工厂”的产品,同时购买负起社会责任的企业的产品。例如在美国的greenamerica.org网站上就可以查阅到负责任的企业名单。

 

让消费者拒绝所有廉价产品并不实际,他们还建议消费者可以尝试减少购买数量,而买更优质、耐穿且是公平交易的产品。更重要的是,购买是一种社会性活动,而消费者可以有意识地建立起这样一种消费文化。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至QQ分享至微信分享至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