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消费维权 > 正文

途歌用户押金“一去何日返”

2019-01-30 10:52:04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作者:董雅婷

你途歌的押金退了吗,一个名为,集体起诉途歌全地区的QQ群,已经有500人了。微博上,更是有北京、广州、深圳等地消费者,在不断的声讨1500元的押金到底啥时候能拿回来。

 

近日,笔者前往途歌北京办公地发现,办公室只剩5名员工留守,负责接待线下退款的用户。对于消费者何时能收到退款以及公司下一步的计划,员工均表示不清楚。

 


1. 投诉  

 

1500元押金难退

 

线下退款每日限额为15人

 

已排到了2019年3月

 

2018年10月,刘先生注册成为途歌用户,按照协议规定缴纳1500元押金后开始正常用车。一个月以后,他向平台提交了退款申请,系统显示申请通过,但两个月过去了,押金退款却一直没有到账。

 

刘先生告诉笔者,他在用车过程中无任何不良信息记录,完全满足退还押金的要求。他也曾多次致电途歌反映情况,但不同的客服人员以系统升级中请耐心等待”“暂不清楚您的情况”“已经了解了您的情况并向上级汇报等进行模板式回复。截至笔者发稿前,途歌仍未退还刘先生的押金。

 

刘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据媒体报道,途歌西安分公司已经人去楼空,95%的车辆集中停放于某处停车场。另有广州网友在汽车交易平台发现,车身印有途歌自由共享车的汽车正在售卖中。

 

据悉,目前途歌登记在册用户约200万人,保守估计押金总额在30亿元之上。自2018年12月起,途歌北京总部开始接收线下退款申请,多名用户曾前往排队。但据媒体报道,途歌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为用户押金由第三方公司管理,上门登记退款的每日限额为15人,退押金的优先顺序按照登记顺序来,而不是在线申请的先后顺序。现场的登记表显示,已登记用户排到了2019年3月。

 


2. 调查  

 

黑马老赖

 

3年拿到5亿元融资

 

如今CEO被维权用户围堵

 

刘先生告诉笔者,他一直认为,共享经济方便了生活,途歌的使用体验也不错。2018年7月用车结束后,他也曾顺利从途歌平台收到退款,但这次途歌在押金问题上的拖沓和不作为,让我对这个平台甚至整个共享经济都失去了信心

 

公开数据显示,汽车共享出行平台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和西安均已落地运营,3年时间里拿到了5亿元的融资,曾被誉为共享经济领域的黑马

 


笔者发现,当前TOGO途歌APP仍然可以正常下载、注册。近日,多名途歌用户表示其账号收到了用车优惠券。

 

1月9日,笔者对该APP进行了体验,根据流程,新用户需要通过手机接收验证码,并上传身份证正反面照片进行实名验证,缴纳1500元押金后即可正常用车。用户服务协议显示,北京六环内(含六环)区域为途歌租车市辖区。笔者在北京市西三环、北四环多地尝试,系统均显示附近无可用车辆

 

除此之外,据消费者反映,途歌当前还存在一些其他问题。深圳消费者杨先生表示,他曾通过途歌APP定位找车,但楼上楼下停车场找了个遍也没看见一辆途歌

 

另据媒体报道,1月2日,途歌CEO王利峰曾被维权用户围堵,随后前往北京六里屯派出所进行调解。王利峰表示:

 

目前途歌的组织架构、业务模式、运营车辆等均在进行调整,由于公司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北京现在只有300辆车还在运营。但是公司整体仍处于运营状态,保留了技术平台。当我们解决了困难之后,公司还会陆陆续续加入新车。

 

针对人去楼空的传言,王利峰表示,1月7日,途歌北京总部将搬至中关村天创大厦507B,原先办公地将专门作为用户接待中心,处理用户投诉和退押金等。

 

1月10日,笔者前往途歌的用户接待中心(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嘉泰国际大厦)发现,办公资料已被全部搬离,只剩桌椅板凳,5名员工留守该地负责接待前来申请线下退款的用户。登记表显示,当天在笔者之前有25名用户进行了登记。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笔者,因为相关部门对公司每日的财务支出有限定,所以每天只能为15名用户退款,早来登记早完事

 

▲途歌位于嘉泰国际的办公室。界面/图

 

据该名工作人员介绍,在2018年10月之前进行了线下登记的用户已经陆续收到押金退款。但对于退款顺序问题,对方只是含糊地表示线上线下同时进行,哪个排队的人少就按哪个顺序退款。工作人员坦言,他们不清楚公司接下来的安排,也不能给出具体的退款时间,公司没精力和用户联系,登记了就等着吧

 

3. 专家观点

 

法律制度亟待完善

 

如果公司走破产程序

 

消费者的押金基本落空

 

押金难退、电话不通、人去楼空、车辆无人管理,以ofo小黄车为主要代表的共享单车困境,如今已经蔓延到共享汽车领域。1500元的押金损失,长达近3个月的申请投诉,担心企业跑路的恐慌,让很多消费者对此前大热的共享经济寒了心

 


当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时,用户的押金到底应该何时退、怎么退,用户该采取哪些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共享经济的未来之路到底该怎么走,对此,笔者采访到了中消协律师团专家、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

 

邱宝昌表示,途歌未按照用户协议中 若在历次用车中未发现违章/事故/异常用车等行为,押金将于7-15个工作日退还处理相关事宜,违反了《合同法》相关规定。同时,途歌在得知公司出现退款难等问题时,相关APP仍然正常运行,且未将真实情况进行公示,违反了《电子商务法》第十七条,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全面、真实、准确、及时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务信息,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针对消费者维权的问题,邱宝昌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表示,当前所有的维权渠道都是畅通的,关键在于维权能否成功。部分消费者可能将希望寄托于公安等国家机关,希望其能强制没收公司财产,弥补用户损失。但所有案件必须依程序进行,途歌等公司若因资金链断裂、经营不善、投资失误等产生的与用户的矛盾,属于经济纠纷,一般情况下很难立案。

 

邱宝昌表示,消费者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讼诉,但存在法律白条的问题,即法院作出的具有给付内容的生效判决或裁定不能兑现,使胜诉方当事人寻求司法保护的愿望落空。如果公司没有申请破产,则属于债权债务问题,但即使消费者胜诉了,对于资金链断裂的公司来说,也很难按照法院判决执行退款;如果公司走了破产程序,消费者的押金更是基本落空了。

 


邱宝昌表示,作为一种新兴事物,共享经济前期得到的包容多、规范少,导致上游欠债、下游押金难退等一系列问题,共享经济领域企业发展模式的优化、政府的帮扶监管,以及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迫在眉睫。

 

(责编:xiaodaozhang)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至QQ分享至微信分享至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