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消费维权 > 正文

女子买零跑汽车遭连环套:贷款多出2千元,直营也有中间商赚差价?

2021-07-02 17:21:47    来源:消费者报道    作者:张德荣、陈梓庆

近日,浙江金华的胡女士反映,称自己购买一辆零跑汽车,遭遇被直营店诱导至非授权车行提车、贷款购车疑似遭遇套路贷等问题,胡女士还因此在黑猫投诉平台发帖。

 

实际上,造车新势力在为市场带来新的车型之余,也带来了直营售车的新模式。作为造车新势力之一,零跑汽车采用直营的模式,消费者在手机App选择了车型配置之后,再到授权网点直接提车。

 

不过,直营模式虽然避免了传统4S店的一些弊端,但是也可能并非汽车销售模式最终的理想答案。如果品牌方对直营门店的管理存在疏漏,也会造成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后果。

 

套路一:在直营店看车,却在非授权车行提车

 

今年6月,为购买一辆上下班使用的代步车辆,胡女士到浙江金华的一家零跑汽车直营网点——金华总部经济园店试驾并选购汽车。

 

这家直营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有一家车行有零跑品牌的现车,价格还有优惠,可以去那里看一下。胡女士认为,既然是直营店推荐的,就抱着信任的态度前往购车。

 

胡女士要去的这家车行,名为武义久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义久宇车行)。百度地图的导航方案显示,两家门店之间驾车最近也有超过50公里的路程。天眼查数据显示,两家门店之间并不存在股权关系。《消费者报道》在零跑汽车的官方网站提供的授权网点信息中,也并未找到武义久宇车行的任何信息。

 

胡女士的购车合同

 

616日,胡女士在武义久宇车行购买了一辆粉色的零跑T03轻享版汽车。根据零跑宣传的直营销售模式,消费者需要在零跑App上订购车辆,并在授权网点完成整车交付。

 

然而,胡女士表示,自己从未在零跑App上订购过汽车,都是武义久宇车行的工作人员用手机帮我操作的,我没有看到任何订单记录。胡女士表示,目前自己的手机不能和汽车实现智能互联,因为是车行的工作人员下的单,用的不是我的手机号码

 

此外,购车合同显示,汽车的销售方虽然为武义久宇车行,但是胡女士收到的购车发票,却是由零跑金华总部经济园店的经营主体——金华市凌壹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开具,且发票金额比实际售价低了3000元左右。

 

零跑汽车的直营店推荐车主前往非授权的网点购车,与车主签订购车合同的是50公里车程之外的武义久宇车行,开具购车发票的却是零跑金华总部经济园店,发票金额还比实际车价要低。如此购车过程,让胡女士倍感疑惑。然而,这还只是这场离奇购车之旅的开始。

 

套路二:贷款4万变42,车主质疑有黑幕

 

购车合同显示,车价为56700元,由于选择贷款购车,胡女士需要支付5000元的定金和11700元的首付,并通过免息贷款4万元完成购车。

 

零跑汽车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T03轻享版汽车补贴后全国指导价为59800元起,武义久宇车行提供的售价则比官方最低指导价便宜3000元左右。

 

胡女士的购车价格比官方最低指导价便宜3000元左右

 

不过,胡女士表示,武义久宇车行提供的贷款金额,与实际需要支付的金额存在出入。合同写着贷款4万,不过他们要我办的贷款本金为42600元。

 

胡女士提供的贷款确认函显示,该贷款产品本金为42600元,分36期还清,平均月供金额为1284元。不过,《消费者报道》注意到,该确认函并未注明贷款的提供方、贷款的利率和手续费金额等信息,也没有汽车销售方的签名和公章。

 

贷款确认函注明本金中包含利息,不过存在多字的错漏

 

胡女士表示,自己曾经对此提出质疑,不过武义久宇车行工作人员表示多出来的2600元只是银行先收的利息。上述贷款确认函也注明,这是银行将部分利息以本金形式做分期所致。不过,《消费者报道》发现,作为购车过程中的重要文件,这份贷款确认函却存在多字的错漏。

 

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胡女士签字并提车。不过,胡女士表示,自己事后与贷款银行联系,对方表示42600元就是贷款本金,不存在本金中包含利息的情况。

 

因此,胡女士质疑,多出的贷款金额,实际上是零跑金华总部经济园店和武义久宇车行一起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来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自己还要为此承担多出的贷款金额和利息。

 

胡女士表示,自己多次和零跑金华总部经济园店以及武义久宇车行协商,希望对方退还贷款本金与实际车款的差额,不过均遭到拒绝。

 

零跑直营店:销售商是合作伙伴,我们只能协调

 

针对胡女士反映的问题,《消费者报道》与零跑金华总部经济园店店长邢先生取得联系,对方表示:据我了解,目前胡女士与武义久宇车行双方各执一词,我们店只能起辅助作用,帮助协调解决问题

 

而关于胡女士的购车过程是否不规范的问题,邢先生表示武义久宇车行是他们的二级销售商,双方只是合作伙伴,对方并非零跑汽车授权直营店。正常来说我们会形成销售闭环,不过我们也会把车辆提供给合作伙伴,至于怎么卖就是销售商和消费者之间的事了。胡女士和销售商之间的纠纷,可能需要他们双方自己走法律途径解决。

 

胡女士向零跑汽车客服反映问题

 

与此同时,《消费者报道》也尝试联系武义久宇车行求证和问询,为此多次拨打其公司对外联系电话,以及相关负责人联系电话,不过均无人接听。

 

就胡女士反映的情况,《消费者报道》向零跑汽车方面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知名法律博主“@谈典看法、四川矩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小明指出:由于零跑汽车宣传直营售车,消费者是在零跑App购车并在授权门店提车,零跑金华总部经济园店的行为如果导致发生贷款纠纷,或者车辆存在质量问题,零跑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如果企业的宣传与实际不符,消费者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

 

郭小明建议,如果胡女士与零跑方面协商不成,可以请求第三方组织介入调解,或者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零跑和其直营模式:是黑马还是鸡肋?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零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12月。201711月,零跑汽车首款量产车型S01亮相。此后,零跑汽车获得多轮融资,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一员。

 

来源:零跑汽车官方网站

 

2018年的全球未来出行大会上,零跑汽车公布了直营+城市合作伙伴的全新商业模式。包括:实现线上订单线下交付,用户可自由选择送车上门或者到就近门店提车;接受一套严苛标准考核的零跑体验店工程师;建立车辆信息管理平台,通过平台实时检测车辆状态。

 

根据零跑的宣传,与门店的合作方式主要有三种:区域独家授权、代理服务模式和轻量化+新零售。直营模式虽然避免了传统4S店的一些弊端,不过如果品牌方对直营门店的管理存在疏漏,也会造成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后果。

 

零跑在售的3款车型(来源:零跑汽车官方网站)

 

此外,建立起商业模式之后,零跑汽车还需先从造车新势力中脱颖而出。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零跑汽车的交付量为21,744辆,与小鹏有9千辆左右的差距,落后蔚来超过2万辆,在造车新势力阵营中仍被蔚小理压制。

 

从面世至今,零跑一直以年轻、潮流的形象示人,推出大量年轻消费者喜爱的车型。不过,面对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零跑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自己的直营模式,提升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准。毕竟,外在的宣传和营销可以短暂吸引消费者的目光,不过真正留住消费者的,还是持续不断的优质产品和服务。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至QQ分享至微信分享至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