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母婴 > 正文

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测评:哪款沐浴露是孩子的“贴身护卫”?

2019-06-13 11:12:17    来源:消费者报道    作者:杨庄蓉

为孩子选择二合一洗发沐浴露看上去非常实用,能同时解决洗澡和洗头。但由于儿童肌肤娇嫩,一旦发生过敏或皮肤刺激,后果可能比成人更加严重。

 

市面上宣称“温和”“弱酸”“无泪配方”的产品真的“温和不刺激”吗?标榜“ 无防腐剂、无着色剂、无香精香料、无酒精”的产品,真的可以为孩子的健康起一把“保护伞”?

 

2019年2月,《消费者报道》向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送检了强生婴儿柔泡型洗发沐浴露、施巴婴儿泡泡沐浴露、贝亲婴儿洗发沐浴二合一(泡沫型)、松达婴儿山茶油洗发沐浴露、艾惟诺Aveeno婴儿每日倍护洗发沐浴露、哈罗闪sanosan婴儿净护二合一洗发沐浴露、启初婴儿洗发沐浴露(2合1)、鳄鱼宝宝婴儿洗发沐浴露、青蛙王子儿童倍润洗发沐浴露、好孩子婴儿橄榄滋养洗发沐浴露、红色小象儿童洗发沐浴露、宝宝金水洗发沐浴露(2合1)、妙思乐mustela洗发沐浴露、蜜语婴儿二合一洗发沐浴露等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


 


对比测试其防腐剂、二噁烷、甲醛、菌落总数等安全指标,以及pH值、活性物含量等性能指标,用科学数据为你解惑。


测评报告一:好孩子、鳄鱼宝宝、蜜语、启初、青蛙王子防腐剂含量远超欧盟标准!


《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明确,儿童化妆品是指供年龄在12岁以下(含12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化妆品使用普及率提升,儿童化妆品也成了许多家庭的日常用品。

 

目前,各大日化企业都想在儿童化妆品领域上分一杯羹。然而当前儿童化妆品的安全性仍令人担忧,国外研究发现1个月大的婴儿平均每周接触皮肤的化学物质就达到18~48种。

 

此次,《消费者报道》测试结果显示,蜜语、启初、好孩子、鳄鱼宝宝、青蛙王子、宝宝金水等6款儿童洗发沐浴露检出可致敏防腐剂MIT及/或CIMT,其中蜜语、启初、好孩子、鳄鱼宝宝、青蛙王子等5款MIT含量超出欧盟标准4~6倍。

 

此外,除蜜语外,其余13款儿童洗发沐浴露均未检出可能致癌物二噁烷。


防腐剂MIT含量: 5款超欧盟标准46倍

 

甲基异噻唑啉酮(简称MIT)是一种被广泛应用于化妆品和个人护理用品行业的防腐剂,其与另一种属于强致敏原的有机卤化物——甲基氯异噻唑啉酮(简称CMIT)经常组合在一起使用,混合比例为1:3时被称为“卡松”。

 

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有潜在接触致敏性,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皮肤瘙痒、红疹,严重时可导致接触性皮肤炎。

 

同时,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也是国家严格限量使用的防腐剂之一。皮肤敏感的宝宝或是皮肤有创口的成人最好避免接触,以免引起皮肤过敏。

 

我国《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下称《规范》)规定,MIT在化妆品中使用的最大浓度不得超过0.01%(100mg/kg),卡松用于淋洗类产品时浓度上限为0.0015%(15 mg/kg),且不能和MIT同时使用。

 

基于该物质的强致敏性,根据欧盟消费者安全科学委员会(简称SCCS)在2015年12月的最新评估结论,认为其限量为15mg/kg时,在淋洗类产品中的使用是安全的。 

 

2017年7月6日,欧盟化妆品法规EC 1223/2009附录V被修订,针对越来越多的过敏性事件,降低了甲基异噻唑啉酮(MIT)的使用限量,由100mg/kg降至15mg/kg,仅用于淋洗类化妆品。

 

此外,MIT及卡松在欧盟均被禁止使用于驻留型化妆品。

 

检测结果显示,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中,蜜语、启初、好孩子、鳄鱼宝宝、青蛙王子、宝宝金水等6款出可致敏防腐剂MIT及/或CIMT,含量均符合我国《规范》要求,可放心使用。

 

但是,蜜语、启初、好孩子、鳄鱼宝宝、青蛙王子5款检出MIT含量为68~94mg/kg,超出欧盟化妆品标准4~6倍。

 

其中,蜜语婴儿二合一洗发沐浴露检出MIT含量最高,为94 mg/kg,接近《规范》要求上限,且超出欧盟化妆品标准6倍多。

 

 

 根据检测结果,宝宝金水同时检出0.8mg/kg MIT及2.5mg/kgCMIT,且MIT:CMIT大致为1:3,因此可能添加的是防腐剂“卡松”,不过总量未超过《规范》要求的15 mg/kg,属于安全合格的产品。

 

不过即便产品检出的防腐剂含量符合国家标准,不少家长仍担心是否会对孩子不好。

 

爱护公司市场总监高金娜向本刊表示:“婴幼儿的皮肤仅有成人皮肤十分之一的厚度,皮肤自身保护屏障还没发育完善,且表皮是单层细胞,而成人是多层细胞,真皮中的胶原纤维少、缺乏弹性,不仅易被外物渗透,而且对致敏物质的反应也强烈得多。”

 

她建议,儿童洗护用品特别是婴幼儿类,更应该注重防腐剂的合理使用,避免使用成人产品中常见的卡松、甲基异噻唑啉酮、甲醛释放体等防腐剂。

 

值得注意的是,检出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的6款儿童洗发沐浴露中,蜜语婴儿二合一洗发沐浴露检出了含量较高的MIT,却并未在其包装上标示,不符合国家要求,被本刊列为不达标产品。

 

 ▲蜜语婴儿二合一洗发沐浴露(海龟)成分标签(未标明含有甲基异噻唑啉酮)

 

GB 5296.3-2008《消费品使用说明-化妆品通用标签》规定:在化妆品销售包装的可视面上应真实地标注化妆品全部成分的名称。

 

 

 一位业内工程师对本刊说道:“目前在中国,如果配方中含有甲基异噻唑啉酮而不标识是违规的做法。”

 

在化妆品包装上标示全部成分,可以帮助消费者获取相应成分信息,减少致敏风险。

 

防腐剂是化妆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毋庸置疑,因为孩子一旦使用变质的化妆品可能严重影响皮肤健康。

 

然而化妆品过量或不适当使用防腐剂,也是导致皮肤出现过敏和皮炎等不良反应主要原因之一。

 

孩子皮肤柔嫩,对外界刺激感知性强,更易受到冷、热、潮湿、干燥、日晒等外界损伤。此外,儿童的皮肤表面积与体积的比值比成人要大得多,更易引起成人中不太常见或更为严重的全身性毒性反应。

 

鉴于儿童皮肤的特殊性,其对产品中致敏物质的反应会更加强烈,所以儿童化妆品应有别于成人化妆品,选择更安全、低刺激的原料。

 

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于2012年制定、2013年实施的《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规定,在选择香精、着色剂、防腐剂及表面活性剂时,应坚持有效基础上的少用、不用原则,同时关注其可能存在的潜在致敏性。

 

本刊不建议皮肤敏感的宝宝使用含有甲基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的洗发沐浴露。

 

二噁烷:仅蜜语检出微含量

 

二噁烷主要用作溶剂、乳化剂、去垢剂等,对皮肤、眼部和呼吸系统有刺激性,并且可能对肝、肾和神经系统造成损害。

 

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的分类,二噁烷被列为2B级致癌物,即它对人类存在可能的致癌性,对动物存在明确的致癌性。

 

其实,洗发沐浴露中的二噁烷主要是表面活性剂在制造过程中带入的副产物,可以说是一种杂质。

 

我国《规范》规定二噁烷限值为30 mg/kg,欧盟消费者安全科学委员会(SCCS)指出,化妆品中的二噁烷安全含量应不大于10 mg/kg。

 

此次的检测结果显示,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中,仅蜜语一款检出4.1 mg/kg二噁烷,符合我国《规范》以及欧盟SCCS的要求及建议。

 

 

 但考虑到宝宝的皮肤比成人更加柔嫩、敏感,而且免疫系统发育尚未完善,机体的防御屏障体系未完全成熟,容易受到致敏或可能致癌物的刺激,本刊不推荐家长给孩子使用含有二噁烷的清洁用品。

 

测评报告二:施巴、蜜语、鳄鱼宝宝、松达pH值更适合婴儿使用,强生、艾惟诺Aveeno总活性物含量较高

 

市面上许多儿童洗发沐浴露多宣称“温和”“弱酸”“无泪配方” ,这是针对宝宝娇嫩的皮肤而设计。

 

最好的儿童洗发沐浴露应该是温和的,能够达到清洁目的的同时,又不会刺激皮肤或者让宝宝的肌肤干燥。

 

而要同时达到“清洁”“温和”的目的,少不了pH值与活性物含量这两个重要角色。

 

此次,《消费者报道》的测试结果显示,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中,施巴、蜜语、鳄鱼宝宝、松达pH值接近5.5,更适合婴幼儿使用;强生、艾惟诺Aveeno总活性物含量较高。

 

pH值:施巴、蜜语、鳄鱼宝宝、松达更适合婴儿使用

 

沐浴是放松和母婴交流的最好时光,对皮肤健康也必不可少。

 

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婴儿出生后6小时就应该进行第一次沐浴,并且,用清水洗是最好的清洁方法。这已经被英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确认为初生婴儿的护理方法。

 

然而,水的缓冲能力饱受质疑,因为它能使皮肤的pH升高到5.5~7.5,而且仅用水并不被认为是一种有效的清洁方式,因为它不能清洁粪便和皮脂之类的油性污垢。

 

美国则建议使用温热的饮用水混合适合人体皮肤的温和清洁剂(pH 5.5~7.0)。

 

皮肤表面的pH呈弱酸性是其能够抵御微生物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且这是表皮屏障功能成熟和修复过程的核心。

 

“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其皮肤pH是不一样的。”爱护公司市场总监高金娜说道,“宝宝皮肤结构尚未发育完全,不具备成人皮肤的许多功能,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发育成熟。在这期间宝宝的皮肤的pH值都在一直变化,渐渐成长到18月以后,皮肤接近pH值5.5,宝宝的皮脂腺和汗腺才逐渐趋于成熟。”

 

足月出生的婴儿一出生时pH接近中性,为6.3~7.5,两周后,pH下降到大约5左右,在第二周和第四周期间,pH逐渐呈酸性,约4.2~5.9。

 

因此,除了要求pH为弱酸性外,对婴幼儿来说,一个好的洗涤产品的pH必须接近5.5。

 

检测结果显示,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pH值均为弱酸性,其中,施巴、蜜语、鳄鱼宝宝、松达pH值接近5.5,更适合初生两周以上的婴儿使用。

 

 

 皮肤表面pH值由皮肤分泌的皮脂、排出的CO,以及汗液等多种成分形成,是评价皮肤屏障功能正常与否的重要指标。

 

新生儿的皮肤在其成长过程中具有无可比拟的作用,它作为保护层,帮助调节体温、交换气体、维持水分及调节免疫力;另外,其弱酸性环境还能杀死病原体。

 

如果破坏这个天然屏障,致病菌将有机会通过血液传播感染婴儿,特别是免疫系统还不成熟的早产儿。研究表明,婴儿的皮肤在出生一年后仍然要继续发育,而且在组成、结构、功能和抗感染方面和成人仍有较大区别。

 

高金娜表示:“不同年龄阶段婴幼儿皮肤pH值虽然有差别,但是pH值变化幅度不大,在婴儿皮肤动态发育的过程中,皮肤基本呈弱酸性,此阶段pH5.5是一个更接近婴儿皮肤微生态平衡健康发展的酸碱度。”

 

她认为,妈妈们无论是给宝宝选择洗沐产品还是皮肤护理产品,都应注意弱酸性的保护。

 

因此,消费者应根据婴幼儿的皮肤特点及年龄,选择与其适应的洗护用品。

 

目前,儿童洗护产品根据儿童成长的年龄段被二次细分为“婴幼儿类”(适用于0~3岁幼儿期)和“儿童类”(适用于3~11岁儿童期)。

 

本刊此次检测的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中,除宝宝金水无明显标示适用人群外,红色小象、青蛙王子及妙思乐3款标示儿童适用,其余10款均标示婴幼儿适用。

 

总活性物:强生、艾惟诺Aveeno含量较高

 

洗发沐浴露的清洁效果绝大部分取决于其中以表面活性剂为主的活性物含量。

 

由于儿童洗发沐浴露多为二合一产品,需同时满足洗发水与沐浴露二者的产品标准。

 

GB/T 34857-2017《沐浴剂》规定,儿童沐浴剂(普通型)总有效物应≥5%;GB/T 29679-2013《洗发液、洗发膏》规定,有效物含量应≥8.0%。

 

检测结果显示,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均符合国标要求。其中,强生、艾惟诺Aveeno总活性物含量相对其余12款较高,清洁效果更好。

 

 

 CCR综合测评:施巴、松达较优;不推荐蜜语

儿童用品与成人产品不同,安全必须超越功能放在第一位。

 

《消费者报道》此次送检了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测试指标包括防腐剂、二噁烷、甲醛、菌落总数等安全指标,以及pH值、活性物含量等功能指标。

 

综合测试结果显示,蜜语、启初、好孩子、鳄鱼宝宝、青蛙王子等5款MIT含量超出欧盟标准4~6倍,且蜜语婴儿二合一洗发沐浴露检出了含量较高的MIT却并未在其包装上标示,不符合国家要求,被本刊列为不达标产品;蜜语婴儿二合一洗发沐浴露检出微量可能致癌物二噁烷。

 

此外,14款儿童洗发沐浴露pH值均为弱酸性,其中,施巴、蜜语、鳄鱼宝宝、松达pH值接近5.5,更适合婴儿使用;强生、艾惟诺Aveeno总活性物含量相对较高,清洁效果可能更好。

 

CCR测评指数排名中,施巴、松达表现出色,安全及功能两方面均不俗;而蜜语检出较多含量MIT防腐剂且未标示,不被本刊推荐。

 

 

 Q&A

 

Q1.为什么不能给宝宝用成人洗发水?

 

成人洗发水相对婴儿清洁能力更强,会刺激宝宝的皮肤和眼睛。同样,成人也不宜用婴儿洗发水,因为儿童洗发水清洁力度较弱,无法满足成人的洁净需求。

 

Q2. 市面上有许多“二合一”的儿童洗发沐浴露,这类产品比单纯的“洗发水”“沐浴露”更适合孩子吗?

 

爱护公司市场总监高金娜认为,不管是“二合一”洗发沐浴露还是单纯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只要是温和的婴儿专用产品,都是可以放心使用。

 

因为婴儿在洗发和沐浴方面的需求没有成人高,因此两者是否分开进行对孩子而言区别不大。虽然两者在用途上没有差别,但“二合一”洗发沐浴露的一大亮点就是它的方便性,可以洗澡、洗头同时使用,方便且不占地方。因此,对于年龄较小、毛发不多的宝宝来说,二合一的产品更深受妈妈们的喜爱。

 

Q3.为什么有人说“婴儿不用经常洗澡,6个月前也可以不用沐浴露”?

 

高金娜并不赞同这种做法。她解释道,由于婴儿的新陈代谢快,日常起居也会沾上污垢,如果不洗干净,残留在宝宝皮肤的细菌、脏东西会刺激皮肤产生炎症。因此,6个月前,给宝宝洗澡使用婴儿专用沐浴露是非常必要的。

 

不过频繁地洗澡也会破坏宝宝的皮肤,特别是对于新生儿来说,皮肤的油脂是有保护作用的,所以,如果宝宝身上不是特别脏,就不用经常洗澡。在宝宝洗完澡之后,可以适当涂抹婴儿专用的润肤露。

 

【特别声明:本报道中试验结果仅对测试样品负责,不代表其同一批次或其他型号产品的质量状况】


(责编:xiaodaozhang)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至QQ分享至微信分享至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