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测谎仪 > 正文

四川洪水影响全球比特币产量下降? 没有的事,大型“矿场”好着呢

2018-07-13 09:57:4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谢振宇

 近日,四川连续暴雨及洪水似乎引发了外界对全球比特币算力遭受影响的担忧,因为在四川省内分布着不少矿场

 

7月9日,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名为四川洪灾影响全球比特币产量’”的报道中引用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的观点称,四川洪灾可能影响全球8%至10%的比特币挖矿活动。而大家担忧的开端是6月底在网络上流传的一组四川地区矿机被淹的照片。6月30日,INblockchain(中国最大的区块链基金会)合伙人埃里克·梅尔泽(Eric Meltzer)在社交媒体上转载了图片并表示,有传言四川大洪水干掉了一堆比特币矿池。此转载引起了国内外不少比特币关注者的讨论。当时就有人把6月24日起哈希率(hashrate)表曲线的下滑和四川洪水联系起来。

 

但将哈希率表曲线的下滑和四川洪灾联系到一起,也受到许多业内人士的质疑。中国第三大矿池莱比特矿池(BTC.Top)创始人江卓尔就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主要影响全球比特币算力的还是币价的下跌和算力的上涨。

 

川内大型矿场正常经营

 

据剑桥大学去年4月公布的行业研究报告,全球58%的比特币矿场位于中国。由于比特币挖矿活动消耗大量电力,水电丰富的四川是经营比特币矿场的绝佳地点。

 

近日,四川绵阳、广元、成都、阿坝、眉山等多地遭遇连续暴雨袭击,甚至引发洪水和塌方。而四川部分地方早在6月27日和28日,就曾遭遇特大暴雨。自6月29日起,网络上开始流传一组四川地区矿机被淹的照片。在INblockchain合伙人埃里克·梅尔泽转载照片后引发了更多人的关注,数以万计的矿机被淹的消息开始广为流传。7月9日,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又发布名为四川洪灾影响全球比特币产量’”的报道。

 

但事实是否真如前述报道所言呢?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此仅是传言,并非真实情况。

 

莱比特矿池(BTC.Top)在四川地区经营着大型矿池,7月11日,其创始人江卓尔告诉记者,网传四川矿场遭受洪灾只是一个独立事件,上月的洪水并没有对四川地区的比特币矿场造成多大影响。他还表示,被洪水淹的矿机其实非常少。

 

但就网络上流传的照片来看,矿场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江卓尔称,据其了解,网传图片里的只是某家小矿场,而且这家还小矿场存在违建的情况,它在修建时没有考虑到可能会遭遇洪水,缺乏应对措施。从图片上看,损失的矿机就200到300台的样子。江卓尔认为这对比特币算力没有影响。

 

那该矿场遭遇暴雨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未能联系到当事方获得置评。

 

但目前,据地方气象部门预测,四川未来几日还会有强降雨天气,多地局部仍有大暴雨。这是否可能影响比特币矿场的经营?

 

江卓尔表示,夏季的强降雨对有经验的大型矿场来讲是常见的,并不会影响到其正常的运营。目前,他了解的四川地区的大型矿场一切经营活动都正常。

 

如果要说持续强降雨对挖矿活动的影响,那可能是部分小型水电站会因为洪水被迫关停,从而导致一些矿机无电工作。江卓尔说,这种情况对全网算力的影响也是很小的。

 

影响算力的主要是币价

 

四川洪水被认为影响全球比特币算力,还因一个情况:哈希率图表从6月24日起呈下滑走势,6月27日达到近一个月的最低值,似乎与四川洪水的时间吻合。

 

江卓尔认为,外界对此存在误解。他表示,哈希率图表并不能完全代表全网算力的变化,哈希率表反应的只是算力的猜测值,至少要综合7天甚至一个月的均值才对算力的评估有一些参考意义。一两天的哈希率变化并不能指示算力的变化。

 

现在没有人能看出全球有多少哈希算率,我们看到的哈希率是跟据挖出的区块推导的。江卓尔做了一个比喻,你看到50个正面,但你并不知道扔了多少次硬币,哈希率的波动可能是因为挖矿活动引起的,并不能直接代表算力。

 

香港比特币协会主席Leo Weese也持相似看法。他认为,虽然一些公布的图片似乎显示洪水导致哈希率下降30%,实际上这些图表只是猜测,只是基于一天内发现的区块数量。

 

甚至,在社交网络上转载过矿场被淹图片的埃里克·梅尔泽也在评论中表示,我不认为哈希率图表的下滑走势是受到四川洪灾的影响,虽然照片看起来很恐怖。

 

那么,是什么原因影响算力下降呢?江卓尔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主要影响全球比特币算力的是币价的下跌和算力的上涨,矿机产生的收益不够支付电费时矿工会关掉矿机从而使算力下跌。也就是说,目前来看主要影响还是来自于市场。

 

比特币价格在经过去年一年1800%的疯涨过后,今年以来呈大幅跳水。据平台coindesk数据,6月28日,比特币价格下跌至6000美元以下,最低跌至5848.26美元。而今年1月,比特币历史最高价格为1.71万美元,目前较年初已下跌65.87%。

 

58%的比特币矿厂在我国 存在关键人风险

 

这次四川洪水影响全球比特币算力似乎是杞人忧天,但有业内人士表达了更深层的担忧。

 

有分析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四川比特币矿池遭到任何重大打击将影响到全球的哈希率。其进一步表示,中国矿工仍主导着加密货币,而中国的比特币挖矿行业对整个比特币行业而言存在一种关键人风险(即失去一个关键人物将对集体存毁灭性打击的风险)。

 

目前,中国近乎垄断着比特币挖矿行业。据艾瑞咨询报告,全球比特币矿机制造市场由比特大陆、嘉楠耕智和亿邦国际三大生产商主导,且这三大生产商均为中国企业,2017年,三家的合计总销售收益及已售算力占全球90%。

 

剑桥大学2017年4月的一份比特币行业研报显示,全球58%的比特币矿厂位于中国,而排名第二的美国仅占16%。

 

挖矿在中国盛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该行业对电力极大的需求,而国内相较部分国家电价更低。

 

有观点就认为,芯片的迭代方面暂时没有更多的飞跃空间,现在的竞争已经不再是比较单一芯片的能力,而是一个矿场能塞进多少芯片,并处理好散热和供电的问题。业界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电力决定算力,算力决定钱包

 

根据摩根士丹利今年5月的一份报告,高能源需求同时也是比特币行业存在的挑战,报告中提到,用于保障比特币交易的POW(Proof of Work,任务证明)计算方式对电力需求巨大。

 

受到部分上述因素的影响,国内收紧了比特币挖矿的相关政策。据相关报道,今年1月,互金整治办向各地下发文件,要求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比特币挖矿业务,并定期送报工作进展。

 

据报道,国内的大型矿场也开始将部分业务往加拿大、冰岛等电费同样较低的国家转移。比如经营着中国最大两个比特币矿场的比特大陆(Bitmain)已在新加坡设立了分支机构,并在美国和加拿大开展挖矿业务。而今年1月,莱比特矿池(BTC.Top)创始人江卓尔也曾表示,公司正在加拿大开设分部,因为在加拿大运营矿池成本相对较低且稳定。

 

有些小型矿场也在灵活地寻找生存空间,某一小型矿场的经营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早不在以前的地方了,也从水电改火电了。

 

(责编:陈加索)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至QQ分享至微信分享至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