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正文

创新药企赴港上市消研发之渴 破发背后亟待新药上市解局

2018-08-10 08:12:22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张 敏

8月份,对于研发创新型药企来说,行业热闹非凡。

 

8月1日,歌礼制药成为港交所主板上市新规则实施后的首例上市的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8月6日,于新三板挂牌的君实生物递交港股IPO招股说明书,这是自今年4月份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与港交所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建立新三板+H两地上市机制后,第一家实现落地的企业。8月8日,百济神州登陆港交所,成为首家美股、港股上市的创新药研发企业。

 

政策的变化,让国内的创新药企、尤其是国外的创新药企都想在香港上市。这是一个大的趋势。东方高圣执行董事瞿镕昨日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生物创新药企估值明显提升。从最终结果来看,这些生物创新药企的估值还是很可观的。

 

募资满足研发需求

 

通江资本医疗领域负责人施小平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港交所对生物科技企业盈利标准的降低,一方面为相关企业形成全新IPO渠道,给予投资机构更为宽广的退出路径;一方面也带动了投资机构对整个医疗健康领域的关注,让更多资金得以进入研发需求环节,加速医疗健康领域的整体投融资进程。

 

而对于处于研发阶段的创新药企业来说,通过上市融资成为公司持续投入研发的重要途径之一。

 

根据百济神州发布的信息,公司此次赴港上市募集资金总额约70.8亿港元。百济神州计划将从发行获取的收入用于临床试验,准备注册申报以及推出和商业化其核心候选产品(zanubrutinib, tislelizumab和pamiparib),用于持续扩展其抗癌及其他潜在治疗领域的产品组合,以及用于营运资金,扩展内部能力和一般公司目的。

 

8月9日,百济神州公布的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第二季度研发费用为16425万美元,2017年同期为4725万美元。研发费用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正在进行和新启动的后期关键性临床试验支出增加,新药备案申请以及临床后期药物候选物的商业化的准备,产品上市前活动和供应相关的生产成本,以及临床前项目支出的增加。

 

作为创新研发企业,百济神州去年的研发费用支出已经超越了同期A股的同行业公司。百济神州2017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研发费用为2690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亿元),近三年研发投入平均增长率超过150%。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2月3日,百济神州在美国IPO并登陆纳斯达克。2018年1月份,百济神州完成新一轮股票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约为8亿美元,创5年来全球生物技术领域募集资金总额第三高。

 

这一次,百济神州又选择在香港上市并募集资金。对于此次上市,此前百济神州创始人王晓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公司当前在中国和全球正在进行或计划开展的临床研究数量达到50余个,相当一部分都是晚期的临床三期试验。百济神州和国内很多的医药企业不一样的地方是,公司多个候选药物都是在全球同时研发。从团队规模来看,我们的临床团队全球已经达到500多人。而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公司的临床团队人员不及目前的十分之一。新药研发最大的费用支出是在临床的后期试验

 

不过,百济神州创始人王晓东及公司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战略官梁恒均强调,此次在香港上市融资更多的还是一个战略性考虑。

 

商业化引关注

 

无论是歌礼制药还是百济神州都在上市之初面临破发的尴尬。

 

数据显示,百济神州8月8日在港交所上市交易。该股以108港元/股的发行价平开,随后即跳水破发,一度跌至103港元/股。8月9日,百济神州收盘报104.1港元/股,跌2.7%,港股市值798.62亿港元。

 

此前,于8月1日在港交所上市的歌礼制药也面临着破发的尴尬。8月1日,歌礼制药-B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歌礼制药-B此次公开发售2.24亿股,发行价14港元/股。截至8月9日收盘,歌礼制药收于11港元/股。

 

瞿镕认为,作为首批在香港上市的新药研发企业,投资者会有更高的预期。尽管出现了破发的现象,但对于创新药行业来说,在新药研发阶段就可以达到十几亿美元的估值,这将对中国的新药研发体系形成支撑。

 

而一位投资人士向记者表示,这可能和港股的投资风格有关。从公布的信息来看,这三家创新药研发企业均未实现盈利。毕竟企业的大部分产品还在研发阶段,未来药品上市销售情况如何,还有待观察

 

百济神州8月9日公布了公司2018年第二季度财务业绩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百济神州第二季度收入为5280万美元,2017年同期无收入。2018年第二季度的净亏损为15689万美元,或每股美国存托股份(ADS)(2.92)美元,2017年同期净亏损为6055万美元,或每股 ADS(1.52)美元。

 

君实生物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君实生物目前并未商业化任何药物,因此没有因出售药物产品实现任何收入,目前公司的收入来源于根据收费服务合约所赚取咨询及研究服务收入。具体来看,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月份-4月份,分别实现营收375.7万元、114.8万元、0元,同期分别亏损1.31亿元、3.21亿元和1.5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百济神州的商业化已经初见成效。

 

百济神州公布的信息显示,公司2018年第二季度收入主要来源于与新基公司合作带来的产品收入和合作收入。其中,产品收入来自ABRAXANE、瑞复美及维达莎在中国的销售,2018 年第二季度销售收入为3143万美元。据了解,百济神州与新基医药达成合作,获得新基在中国已获批产品注射用白蛋白紫杉醇ABRAXANE,瑞复美REVLIMID, 维达莎VIDAZA和在研药物 CC-122的权益,并承担相应的商业化责任,也使公司过渡为商业化阶段的公司。

 

百济神州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欧雷强表示,公司仍按原计划将于今年在中国就zanubrutinib和tislelizumab递交新药上市申请(NDA),并计划通过寻求加速批准来加快zanubrutinib在美国申报NDA。

 

(责编:陈加索)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分享至QQ分享至微信分享至微博